查看完整版本: [-- 艰辛求学路---难忘的中学年代 (三) --]

新金山论坛 -> 原创文学 -> 艰辛求学路---难忘的中学年代 (三)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河边铁人 2017-04-06 08:12

艰辛求学路---难忘的中学年代 (三)

清明时节 为纪念含辛茹苦供我求学抚育我成长的父母特发此帖




            难忘的中学年代  (三)  【原创】


                          艰 辛 求 学 路
    
      报到那天,我去会计室交伙食费,那时候每个寄宿生每月伙食费九元,同学们都是一个月一次交清,可我父亲给的钱交掉了书费、学杂费后口袋里只剩下五元,我走到那个说话带有苏州口音的中年女会计面前胆怯地说:‘我先交半个月饭钿,到时再交’,‘啊?怎么啦!’我说:‘父亲好不容易凑了这些钱还缺一点’,她看到我小小年纪这身寒酸的穿着似乎明白了说:‘好吧!先交半个月,不过要记住噢,到时上午不补交要翻牌的哦!’原来,那时学生大食堂北边墙上有一块大木板,上面挂着写有每个桌次号的小木牌,接着是正面写有每桌八个寄宿生的名字牌,翻牌就是断伙。
      还剩一天就要断伙了,今天是星期六下午放假,寄宿生可以自由活动,但是进出学校要到传达室自己翻牌。传达室长柜台里北面墙上也有一块反映住校寄宿生行踪的木板,上面挂有每个宿舍编号的小木牌,接着是一个个寄宿生的名字牌,翻牌表示已经外出,回校时翻回表示在校。
      我匆匆吃完中饭后回宿舍拿了需要做作业的课本和练习本,用报纸包后放进网线袋走进传达室翻转了自己的名字牌急匆匆地走出了校门。初秋下午,天高云淡阳光明媚,然而,进校后第一次回家的我归心如箭,顾不得欣赏繁华的大街、古老的石皮弄风光。按照父亲交代的回家路线,凭自己来赶考时经过的记忆,穿小巷、入狭弄、沿白场向北跨过出镇小石桥、越过金张公路、踏上通往后岗的羊肠小道。
      毕竟年纪小第一次一个人走这条长路有点提心吊胆。我沿着这条两边都是庄稼的小路一直向北走,父亲说过‘有桥就有路’我按他告诉的回家必经的几座目标桥探索前进,第一目标是张堰的高桥,依次是干巷的黄砂石桥、前岗塘桥、松隐后岗的盛梓庙桥。刚开始还是人走得多的较宽白路,可后来要走的路很小行人很少,还有的长满了草分不清是田埂还是路。一路上,我全神贯注地大路转小路、小路转大路,沿河岸、过田埂、穿村跨桥走了两个多小时。太阳偏西了,我终于看到了熟悉的‘旗杆埭’悬挂的心放了下来。站在故乡的盛梓庙桥顶上,看着阳光下后岗塘水面上摇曳的故乡小镇倒影,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走进家门,父母亲似乎知道我要来,没有一丝惊奇。母亲正在加工纸锭和纸元宝等祭品,为了支撑这个家,母亲每天除了摆摊把所以能用的时间都用在加工纸质祭品上,常常深更半夜不睡觉。看到母亲疲惫的身影我开不出口要钱,趁天色还明我赶紧看书做作业。父母为了招待我炒几个鸡蛋,一家人团团圆圆吃了一顿晚饭。黄昏,弟妹们都睡了,父亲出去讨工作了,在昏暗的煤油灯下(那时还没有电灯)我帮母亲加工纸祭品,两人边说边干活,母亲对我学校生活问长问短个不停,我一一作了详细回答,母亲听了后放心地笑了。当我在干活中听到母亲时不时的咳嗽声时心里很不好受。
    第二天,没有讨到工作的父亲帮助母亲摆摊后拿着工具去整理镇边‘荒宅基’上开垦出来的菜园子,父亲平时把菜园子总是打理得井井有条,种的各种蔬菜不仅能供全家食用,多余的还能卖掉换钱。那天,我跟着父亲到菜园子干活,休息时终于熬不住向父亲开口要伙食费。父亲说:‘其实我和你妈早已考虑到你要来取钱,你妈为了筹钱把自己陪嫁的一只真皮箱子卖了’。回到家里我看着空荡荡的原来放箱子的位置不觉落下了眼泪,暗暗下决心好好读书,多帮父母干活。那天我没有回校,留下来继续帮母亲干活一直到深夜。
   为了赶上学校星期一的早自修,我摸黑早起赶两个多小时的路程,黎明前的黑暗只有微弱的星光,一切是那么黑乎乎的不觉有些胆寒。父亲给我一根小竹竿说:‘天黑走小路时要多打打路边草’。当走到荒野沿河小道看到路边还没有落葬的‘柴包棺材’我不停地挥动小竹竿打草,一是防蛇咬二是为壮胆;过桥时那白雾雾的小河水面时不时响起‘扑通!扑通!’的声音,仿佛是老人们传说的‘落水鬼’跳水声;穿村过宅时那农户门前一阵阵狗叫声令人胆战心惊,好在手里有根棒,狗狗们也不敢追我。天空渐渐地放亮了,路越走越光明,我终于在早自修前赶回学校,汗水也已湿透了衬衫。
      艰难随着岁月走,我每次回家,看到家里摊位上的货源一次比一次少,眼看我的家庭经济越来越难维持我的求学,我不得不每周回家取钱,伙食费只得一周一交。初一第二学期开学不久的一天上午,班主任沈老师下课时要我跟她到教师办公室去一趟。我忐忑不安地跟着她,心想不知我犯了什么错。到了办公室,沈老师温和地对我说:‘你呀!家里经济这么困难为什么不对老师说。’边说边从抽屉里拿出一张表格给我填写,我一看是一张《助学金申请表》。接着她告诉了事情经过:原来那个好心的食堂女会计把我每周交伙食费的事告诉了她,沈老师知道后马上反映给陆仲儒校长,陆校长为核实情况又亲自找了初二班的沈、王两位同乡学长详细了解我的家庭情况,立刻通知班主任老师尽快办理我的助学金申报手续。不多久,在全校享受助学金名单上添上了我的名字。
    周末,我兴冲冲地回家告诉这个好消息,可一进门惊呆了,只见母亲躺在床上,看到我后那憔悴的脸庞露出一丝笑容,我跑到床前着急地问:‘怎么啦?!’父亲心情沉重地回答说:‘你妈最近一直发烧,昨天我陪她到松江医院看病还拍了X光片,医生说是得了肺结核’,我听后如五雷轰顶,(那个时候得肺结核如同现在的癌症一样可怕)本想要告诉的好消息一下子也飞了。直到父亲等我坐在母亲床前交谈一会问我:‘是不是没钱了?’后这才想起,可已经没有那股高兴劲了。我淡淡地说:‘学校给了我三十六元助学金(相当于一学期的伙食费)’,父亲和母亲听后异口同声连声说:‘谢谢政府!谢谢学校!’。
      黄昏,在母亲床前昏暗的煤油灯下我却向父母告诉了思想斗争半天后的一个痛苦决定说:‘妈已经生病了,我不去学校念书帮助家里干活。’父母听了后顿时都不说话,空气一下子像凝固了似的。沉默了许久,母亲首先轻声地发话:‘孩子去吧!不去对不起学校的关心’;父亲接着说:‘你妈说得不错,去吧!家里有我来抗。好在这里领导也很关心我家,已经让我替代你妈进入‘合作商店’了,医生说你妈发病是初期好好休养治疗一个时期会好的,你放心回校好好读书”。我明白父母说这些话将承受多么大的精神和经济上的压力。我只有回学校努力学习,才能不辜负父母的期望。
      后来,我虽然不再为自己的伙食费担忧,但是母亲的病情常常牵挂在心头,每隔一周回家探望母亲病情、帮助父亲做家务。然而,在贫困的家境下母亲没有好的营养调理、没有好的心情休养、没有好的药物治疗、身体健康每况愈下,一年不如一年。我在倍受煎熬的忧心忡忡心情中完成了三年学业拿到了初中毕业文凭。一九五九年夏天我参加了初中升高中的考试后回家等待录取通知。那时,我家是租居户,街道为解决我家租房困难专门安排一间稻草房让我家居住,由于房子小,我假期回来一直过夜在对门好心的彭老伯家里。
    记得那天是农历六月初六,俗话说,六月六鸡蛋晒得熟。天气非常炎热,母亲病重已经卧床不起三个月了。我一个人坐在她的床沿,突然,她拉住我的手有气无力地说:‘我快不行了,我走了后一大家子靠你爸一人撑够苦的,你总算初中毕业有点文化了,回来找个工作做做吧!’,我流着泪说;‘妈,我一定听你的话,不再读下去了,在家和爸一起带好弟弟妹妹’。母亲听了后气喘吁吁地闭眼休息了。那天晚上我睡在彭老伯家里翻来覆去睡不着觉,后来,在迷迷糊糊中突然听到大弟急促的敲门声,我赶紧起床开门,大弟哭着说:‘爸要你快回去,妈妈快不行了’。到了家,父亲看着我痛苦地摇了摇头,我快步走到床前哭着拉住母亲的手大声呼叫‘妈!妈!’然而,母亲再也没有睁开眼,抛下五个孩子离开了这个世界。那时我才十五岁,最小的弟弟只有三岁。
      母亲的病故对父亲和我打击都很大,我开始明白人世间的艰难困苦,打消了继续求学的念头,父亲也感到了家里没有帮手的孤独。不多日,父亲收到了学校寄来的一张‘录取通知书’我被录取张堰中学高中部,成了该校第二届高中生。那天晚饭后,我和父亲坐在太平桥石栏上乘风凉,他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我,可是两人都没有当年录取张堰中学时的那份高兴劲。他用商量的口气对我说:‘我已经联系好了准备让你去乡下日丰埭村小学代课,你看怎么样?’,我毫不犹豫地回答说:‘好,我去!’,其实两人都知道这是个无可奈何的违心决定。
    新生报到的期限过了,我知道录取新生在报到期内不报到将按规定作自动放弃处理,就会让‘备取生’替补。于是我已死心了,一门心思为代课作准备。开学前两天的中午,烈日当空,窗外树上的‘知了’一个劲地叫得使人心烦。突然听到有人敲门,开了门见是‘脚划班’绍兴船主,他说:‘小伙子,你看我带谁来了’,我朝他身后不远一看‘呀!是学校的教导主任韩德华老师’吃惊得差一点叫出声来。我赶紧转身喊父亲出来接待,我见他们俩人坐下来交谈就退到后面院子里等待结果。我万万没有想到这么大热天会是韩教导特地雇船坐了几个小时闷热的船舱到后岗小镇家访。他是学校私立时从松江请来的,高高的个子衣冠楚楚,戴着金丝边眼镜,走起路来昂首阔步,让人看起来很清高;他上初三班课,据说对学生要求很严,看到学生上课时不专心当场用教鞭远远指着学生说:‘你!站起来回答我刚才提的问题!’他是全校学生最敬畏的老师。他的到来让我肃然起敬。
    他和父亲谈了好长时间的话。临别时韩教导最后对我父亲说:‘明天你的孩子一分钱也不要带先直接来报到,学校已经安排好了,你的家庭情况学校会向有关部门反映帮助解决困难,不要耽误孩子的前途。’我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也不明白教导主任是怎么把我父亲说服了。后来从父亲嘴里知道韩教导那天动员的谈话内容:学校为了保证学生生源质量,尽力要求录取生报名就读,学校估计我是因为经济原因而不能报到,所以没有取消名额并派教导主任上门实地了解动员。学校的关怀激活了父亲真正的心愿,也点燃了我真实愿望的火炬。父亲为了我的前途又一次把沉重的负担压到自己一个人身上。
      第二天,我背负着学校和父亲的期望再次跨进了张堰中学校门,我被分在高一(1)班,班主任是程瑞章老师。这次学校给了我每学期四十八元的助学金,伙食费,学杂费、书费基本上全免了。白天,我安安心心在学校里生活和学习,可晚上躺到床上一想到家里父亲一个人又要上班又要管带四个孩子心里十分牵挂,我仍坚持每半个月回家一次看看家里情况。弟妹们虽然年纪小但都非常懂事,十二岁的大弟和十一岁的妹妹辍学在家照顾两个年幼的两个弟弟和料理家务。为了节省家里开支,弟妹两人到荒野拾硬柴、捡废铁;农作物收割季节到乡下去拾稻穗、麦穗、捡豆荚;平时还经常去挖野菜、捉田螺用以餐菜。当我回家看到弟弟妹妹拿出装有稻谷、麦子、红豆、蚕豆、黄豆的坛坛罐罐向我‘表功’时既高兴又内疚。高兴的是他们懂事勤劳,内疚的是因为我的继续求学,让本该我这个大哥承担的责任却过早地由年幼弟妹来负担。我恨不得明天就毕业寻工作负担家庭,然而,现实不得不让我在精神负重下继续求学,艰苦的生活仍不断地磨炼着我。
    在贫困的家境下我和弟妹们的衣着绝大部分都是亲戚和好心的街坊邻居送的旧衣服。进张堰中学六年我没有做过一件新衣,穿的是自己缝缝补补的衣服,外面穿的是补丁少的衣服,里面穿的都是补丁加补丁衣服。在那个‘笑娼不笑贫’的社会环境下没有一个老师看不起我,没有一个同学取笑我,相反关爱我、帮助我。我爱好文学喜欢看书,  那时教语文的中年女老师蒋仁贤个子不高,十分和蔼可亲。记得一次上课讲评优秀作文《当喜讯传来的时候》,我一听那是我的作文心里美滋滋的,下课后她叫我到办公室去,我以为肯定是表扬一翻,她笑着对我说:“你作文虽然写得很好,但是字写得潦草,好文要有好字;另外你要多看书,多写作才能进一步提高写作水平。”从此,我的借书卡总是填得满满的,还专门摘录书中佳句妙言,食堂里全校黑板报上经常有我的稿子,写作水平不断得到提高,作文课成了我最喜欢的课。
      同学们待我情同手足,记得有一次上体育课跳高时,我右脚踝摔伤了肿得像馒头,家住金卫的洑同学一连几天驼着我从宿舍到教室上课。还记得高中毕业拍个人照时,我没有像样的衣服,家住金卫的曹同学脱下自己身上的呢上衣给我穿上拍照,直到现在我还保存着这张凝结着同学友谊的高中毕业照。更记得高考复习时干巷的包同学硬给了五元钱说是让我到松江二中参加高考时用。家境贫寒的我在张堰中学这个大家庭里求学感到十分温暖。
     三年的高中校园生活结束了,一九六二年七月二日我终于顺利地拿到了高中毕业文凭。我的初中、高中两张来之不易的毕业文凭浸渍着伟大的父母之爱,是父母用生命和付出铺就了我中学年代求学之路。写到这里不觉泪滴键盘,唏嘘不已,今日正值清明节,附日前扫墓后填的一首词以作结尾。


                  《采桑子·清明》
                       --祭父母
  
                    柏塚青青莺啼树,          
                       柳拂风轻。
                       柳拂风轻,
                       飞飞扬扬,纸灰化作魂。

                       岁岁清明年年泪,
                       难断思情。
                       难断思情,
                       双亲入梦,那堪半夜醒。
    
                         2017年3月28日----朱泾镇。

      
    


                  

scz618 2017-04-06 16:56
文章很感人,也让现在的年轻人领略了当年物质生活的贫苦,能更加珍惜现在来之不易的美好生活!

朱泾海边 2017-04-08 14:33
孙家旗杆埋的谁?日丰堂是吴家祠堂吗

河边铁人 2017-05-01 14:13
scz618:文章很感人,也让现在的年轻人领略了当年物质生活的贫苦,能更加珍惜现在来之不易的美好生活! (2017-04-06 16:56) 

新一代学生们!要好好珍惜现在优越的学习环境和良好的经济条件。


查看完整版本: [-- 艰辛求学路---难忘的中学年代 (三) --] [--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