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童年和古镇(二) --]

新金山论坛 -> 原创文学 -> 童年和古镇(二)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河边铁人 2016-10-02 13:04

童年和古镇(二)

童年和古镇 [二]
古 镇 轶 事


   后岗塘从黄浦江支流张泾河静静地往东流向亭林镇。后岗古镇就座落在后岗塘北岸,横跨其支流戴家浜,店浜港,油车港,褚家浜。据史志记载,后岗镇孕于元朝,建于明清,兴盛于上世纪四十年代至五十年代初,我的童年正值古镇鼎盛时期。后岗镇‘乡脚’很远,往北到松隐镇,朝南到张堰镇;往西到干巷镇,朝东到亭林镇都要走一个多小时的路程,况且都是些走出来的‘自然路’,一到夏秋季节农作物茂盛时简直看不清路面,交通很不便。解放前,后岗镇是松江插入金山的一块‘飞地’,儿时我看到过钉在门头上那块写着‘华亭县后岗镇’的浅蓝色的方形

木质门牌。父辈们告诉我,后岗由于地处两个县交界的行政‘死角’,来来往往活动的什么人都有很复杂。有从亭林镇据点出来的‘东洋人’日本鬼子;时不时来骚扰,人多时开汽艇来,人少时候乘后岗到亭林镇的班头‘脚划船’来活动;也有国民党的抗日武装队伍,抗战时期,后岗曾駐扎一支头带竹编斗笠的国民党部队,当地人叫‘笠帽兵’。日寇从金山卫登陆后一路向北推进,有一支向后岗北进的日军部队刚过前岗塘桥就被埋伏在‘旗杆埭’附近农户竹园和树丛里的这支‘笠帽兵’部队伏击了,打死了好多日本兵,其中有一名留胡子的老者是个大佐军官。反扫荡时隐蔽在地方上身穿便衣的国民党游击队当地人戏称为‘西洋人’也经常活动,有一次夜里他们合同友邻抗日武联合装袭击了松隐日军据点后向后岗方向转移,日军老羞成怒疯狂报复,沿着游击队转移路线杀人放火,烧毁了后岗镇整个北街。游击队还开展了除奸活动,当时住在镇南面有一个经常跟在日本人后面拍马屁替日本鬼子做事的‘二流子’。一天,他在镇上酒店喝酒时突然来了两个便衣‘叭叭’两枪打死了他后很快消失了,据说是‘西洋人’干的。还有当时共产党的地下组织人员也在后岗活动,儿时曾经发生过一次镇上和周边好多人拿着碗筷到后岗南面几家地主家‘吃共饭’的大事,这就是当时共产党地下组织发动的一次浦南地区规模较大的农民运动。父辈们还告诉我,解放前镇上还经常出现一些肩背有红须‘匣子枪’专门夜里出来抢东西的土匪。别看后岗镇上白天热闹非凡,但一到天黑家家早早关门熄灯,生怕土匪来抢劫。母亲曾说过,我刚出生不久的一天半夜因喂奶点了灯,结果土匪看见亮光就敲门进来翻箱倒柜从衣橱里拿走了好几件羊毛衫。解放前,特殊的地理环境和频繁而又复杂的人口流动为后岗古镇创造了良好的商机,然而,繁荣背后却时时处处隐藏着危机。

      一九四九年五月一天,突然,街上有人传说金山打仗了。于是,饱受抗日战争惊吓的人们纷纷逃难,父母亲抱着弟妹牵着我走过万余桥逃到镇南乡下的天主堂里避难,不多时又有人传来说不要紧,是解放军解放金山,大家又陆陆续续回到了镇上。隔不多长的一天早上一开门看到满街都是些穿着黄军装的军人。我和几个小伙伴走过去看热闹,他们笑着和我们攀谈起来,说他们是人民解放军不要怕,有个军人还把我高高地举了起来。不一会军号响了,解放军从附近四面八方的宿营地往行军线路集结,我们也跟着他们去看行军。只见后岗镇西街通往松隐镇的路上都是解放军,由于路太狭只能走单行,队伍一字长蛇阵望不到首尾,他们个个神态严肃,行色匆匆。他们有的肩背步枪和米袋,有的肩膀上掮着轻机枪,也有的两个人扛着重机枪;还有的背后背着口大铁锅和肩挑两筐瓢瓢罐罐等餐具的炊事兵;另外,还时不时看到各种颜色的马,牠们背上不是骑着人就是驮着迫击炮等重物。队伍中听不到他们的说话声,只听到战士们急匆匆的脚步声和一两声他们身上的军用水壶和茶杯之间轻轻的撞击声,还有时不时传来的细碎马蹄声。突然间,一匹驮有迫击炮的白马踩进街口蒋家米行西边石桥缝隙后掉入油车港中,队伍里四五个战士立刻跳入水中费力地拉上了岸。队伍继续沿着油车港西岸小路和后岗塘北岸走过盛梓庙桥朝张堰和金山卫方向前进。行军队伍整整走了两天,后来听说这是一支去解放舟山岛的解放军部队。

      解放后建立了乡政府。后岗塘北面几个村建立了后岗乡,原来镇区为太平村列入后岗乡管辖。后岗塘南至前岗塘几个村建立前中乡;同时成立了张泾区政府管辖后岗,前中,前岗,横泾 ,捷步,慧农等几个小乡;区政府就设在后岗镇西街朝南的三开间木楼里。政权建设后接着就开展了土改分田分地,我家当时也算是太平村的无产阶级分到了六亩田 。后岗镇成了整个张泾区的政治文。政局巩固了,社会太平了,古镇也就更兴盛了。

(待续)

cjg99501 2016-11-07 13:31
    


查看完整版本: [-- 童年和古镇(二) --] [--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