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我很想爱他 --]

新金山论坛 -> 原创文学 -> 我很想爱他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冰雪寒月☆ 2014-12-12 14:22

我很想爱他

                                        
         “快给我,把东西给我们,再不给我们就不客气了。”一帮小男孩拉扯着林思甜的衣服,“不给,这是我捡到的。"他们又在欺负这个没人理,身世可怜的小女孩了。可怜的她从出生就被放进A城的孤儿院了,但同时她也有守护神一直在她身边保护她。 他,王健洲也是孤儿,他的身世也很凄惨。小时候家,庭暴力,妈妈就把他送到一个老和尚那里,让他学习功夫,后来父母离异了。他就被送到孤儿院了.然后他看到了那个可怜的女孩被一帮男孩子欺负,他毫不犹豫过去帮她解围,从此以后只要她有危险时,他就会挺身而出保护她。正巧,看到那些小恶霸又再欺负她,他连忙跑过去,“放开她,你们又在这欺负她!”于是一拳过去打倒了几个瘦弱的。接着吼道:“有这个时间在这里欺负人家女孩子,干嘛不去学习,再让我看到你们欺负她,有你们好看,滚远点!”于是那帮小恶霸用不服气的眼光看了看他,灰溜溜地跑了,然后还说了句“我们一定会回来的。”
         在孤儿院里,王建洲是个善良,开朗,可爱,有仗义的男孩,帮助很多长辈们做好事,学习也好,对音乐也有天份,有时还派出义演,思甜也非常善良,与世无争。别人笑话她,她也只是一笑而过。她身边没有朋友,因为她的单纯,漂亮,善良,受欺负时总有人守护她。遭到很多小女孩们嫉妒她。也只有王健州陪伴,一起吃喝玩乐,一起出去义演,健洲弹钢琴,思甜拉小提琴。有时也出去比赛。互相陪伴,两小无猜。在思甜这段回忆中是美好的,在自己受人欺负时健洲哥哥可以保护,难过时有他安慰,陪伴。但美好的事情总会很短,之后的很多年他们就各奔东西了。
     健洲十二岁那年,他的人生有了转变。那一年那一天,有一对年轻夫妇过来要抚养他。他知道后一想,离开孤儿院以后就见不到思甜了,如果那些恶霸再来欺负她怎么办?他决定去找校长照顾她。等到,离开那天健洲跑去跟思甜道别:“思甜,我要离开这里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再回来了。这的是我妈妈留给我的幸运星,我把它送给你,你要替我保管,等到二十岁之后我们凭这个项链相,见。”说完思甜的眼眶就红了,眼泪也流了下来。虽然很舍不得,但也说不出口留他下来。“知道了,到了那边给我写信,让我知道你在哪里?等我长大了去你的城市找你。”然后他们拥抱了,离开的时间到了,他们俩个都舍不得放手,接着校长带着夫妇来把他们分开了。当他坐上车开走的时候,思甜终于忍不住大哭着追了出去。一边跑,一边哭,一边喊:“健洲哥哥你要回来!我等你。”直到追不上才停了下来。然后失落地。回去了。过了二十年后思甜大学毕业,拿到奖学金了,也离开了孤儿院,寻找工作去了。
       王建洲也从他乡带着曾经的承诺回到A城,一边找工作,一边寻找着思甜。他的个性依旧没有变,依旧是那个行侠仗义,帮助有需要的人。白天在餐厅打工赚钱,晚上穿着超人衣服戴着面具出去帮助有需要的人做事情。就在他白天工作时,进来一个女孩子黑色长发披肩,牛仔裤配短毛衣,外面加了一件红风衣。画着淡妆,她总是一个人来这家餐厅吃饭。然后和餐厅服务员混的很熟,每次和王建洲微笑说话。渐渐地两人成了很默契的朋友。思甜总感觉他像健洲哥哥。眼前这个男孩有一对小酒窝,笑起来很阳光。声音也很好,记得有人说有酒窝的人一定有前世吧?而且他和健洲哥哥有点相似。她又想起了在孤儿院和健洲哥哥在一起的时光。眼前这个可爱的男孩子就有他的影子。但不能确定,于是隐姓埋名。“这位美女你怎么又一个人来了,为何都不见你带朋友来呢?”顿时思甜沉默了,过了会说:“她们都好忙的,所以....呵呵,只有我一个人来了。怎么不迎啊?那以后我...”“没有没有,美女来当然欢迎啦,健洲边摇头边解释道。”餐厅人比较多,于是她吃完结账走了。走的也很急,也没有道别。她出去已经是晚上了,因为走的很急,也没注意到有。几个劫匪跟在她后面,在她没在意时抢了包就跑。她一时慌了神,就在她惊慌失措的时候,戴着面具身穿超人衣服的人就这么突然的出现了,他从思甜面前像飞一样略过,跑去追那几个劫匪,追到后,把他们打的落花流水,把包拿了回来,看也没看,又嗖的一下到她面前把包递给她,此时的她表情超惊讶,整个身体石化了僵在那里原地不动了。超人用手在她眼前晃了晃,也没反应。然后在她耳边叫了声:“小姐,你的包还要不要啊?”然后她回过神来,看到面前的超人,很激动的样子。小时候只看到电视里有超人,没想到现实中居然还有超人。“看看里面有没有少东西?"她已经太兴奋了,哪还记得包里有什么东西啊。连忙点头说:“全都在啦,全都在啦!你就是超人?谢谢你哦!”他的样子好像健洲哥哥,但心里知道他不是。然后看了下藏在衣服里的幸运星,还好一直都在。不必要时她是不会拿出来的。“既然没有事了,我走了,不对,还是我送你回家吧,一个女孩子在外面太危险了。”“嗯,没关系啦,我一个人可以的。反正也不是很远。”“超人先生,你帮我了我很大的忙哦”然后靠近他几步,拥抱了他之后转过身“这是给你的汇报。”然后跑了。他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女孩已经跑远了。他想告诉她真相,结果落空了。还是等她自己发现吧。
         于是思甜每次晚上回家时,都会碰到戴面具身穿超人衣服的人。每次她有事情时候,都是酒窝男扮演超人去保护她。慢慢地她觉得超人很像小时候和她一起长大的健洲哥哥每次都那么巧,自己遇到为难时他就突然地这么出现了。然后她跑到餐厅,去找酒窝男,跟他分享她喜悦的事情。他就陪着她,在旁边倾听。当他听说超人一直在自己危险时刻出现,他也只是笑笑。因为他不想破坏变超人的自己在她心里居然这么伟大。还是让她自己发现吧。“酒窝男,你在想什么呢?那么入神,你越来越像一个迷了。”“你不也一样,到现在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好吧,我告诉你,你也要告诉我你的一切事情。“啊!这不公平,我不同意不平等条约。”“哼!那我只能告诉你我叫sunny。是一个孤儿,没有人懂我,只有一个人懂,但那个人目前还没找到。所以我没朋友,一直都是自己一个人。换你了,你呢?”“我,也是一个人,在,餐厅当服务员。”“没女朋友吗?”“哪有啊?像我这样又丑,又穷哪有女朋友啊?没人喜欢我的。”那不一定哦,虽然有很多女孩子喜欢高富帅,但我不会,我在意一个人的心里美。穷有什么两个人一起奋斗就好了。我从小在孤儿院长大,很缺爱。他们都讨厌我,只有他对我很好。说要长大后给我承诺的人。”这些话突然让健洲想起了儿时很多事情,然后想到了思甜。她是自己的守护天使,一起长大,陪伴自己很久的女孩。正在想着,sunny走了。也没有和他道别,她怕再说下去就要把秘密告人家了,也可能会爱上他。于是她离开了,她很想知道超人到底是谁?于是她这天晚上做完工作,假装出来散步,然后看到超人站在餐厅那边,她本想上去打招呼,但一想她是想来偷偷查他的真面目的。接着没出声音,跟在他身后走着,她看着背后的超人形态和酒窝男很像哦,不确定又偷偷地跟在后面,看他做什么,他其实装不知道她在后面,做着善事,帮助需要帮助的人。完成任务后跑到偏僻的弄堂里换了装,思甜一直没有跟丢,在他后面保持一段距离。然后她躲在弄堂外面往里面看,当他摘下面具时,她顿时不知所错,捂住嘴巴靠在墙上,原来超人就是酒窝男,那他是健洲哥哥吗?她纠结地想着。还是别让他发现自己在跟踪他,不然就尴尬了。但在弄堂里的他早发现她在后面跟着。只是不想拆穿她。她这点小伎俩,他一下就发现了。然后思甜就一边想事情一边走回家。他也出来了,在背后守护她看她回家再离开。
          隔了几天,思甜来到经常去的餐厅,想要问酒窝男还有一些事情,还有心里未解开的问题。可能自己就不知不觉中已经爱上他了,但自己却不知道。餐厅此时正在放JJ的《我很想爱他》,正对应了她心里所想的。“喂,酒窝男,你到底叫什么?你到现在都不肯说。还有那天发现的面具超人就是你吧?你为何都不说?还当不当我朋友啊?”“算啊,你也没问过我的名字啊,上来就叫我酒窝男。那我也就顺着你的意了。”“那面具超人又是什么情况啊?我看到你在那里帮了很多人做事情,为何还要偷偷摸摸的?这有什么丢脸的。”王建洲没有任何表情地解释道:“还是低调点吧,这些事情只是    微不足道的事,只是在寻找一个人,”“什么人让你这样大费周折?”“一个以前到现在都想保护的人,她就像一个天使一样,单纯,可爱,与世无争,也很漂亮。小时候在孤儿院一起互相陪伴,她陪了我很久.”“这么说你也是孤儿院长大的?”“费讲!”“那她的名字你还记得吗?或者你们有什么信物可以找到彼此?"思甜探着问他,看能不能找到她想要的答案。“有,就是我。当时送给她的幸运星."这时思甜把那条项链从衣服里面放到外面。“是这根项链吗?”此时健洲看到这根项链,很惊讶也很激动。“这...项链怎么在你这里?我当时送给思甜时,还跟她说这是我们的信物,以后见面时就让它来证明。”思甜想起那时的承诺,瞬间流泪了。“你就是王建洲?从小一直保护着思甜,并承诺二十岁后不管她在哪里都去找她?”“嗯,是啊!你怎么知道?”然后她无语了。这时健洲手机响了,“不好意思,先出去接个电话,然后一边往外走,一边拿着手机。原来手机那头是他的女朋友蔡依晴。是出国留学回来准备看他来的。“过段时间再来,我现在身边有事情要解决,乖,依晴。”“不要,我就要来看你,还有事情“跟你说。一定要来看你。这么久都没见面了。该不会还在找你那个守护天使林思甜吧?小洲洲,我已经在国内了,我这就去你那里了。快到你工作的地方了。”“啊,不会吧!这么快。好吧,就这样,你到了再说。然后挂了手机往餐厅里走,此时思甜已经离开了餐厅,向工作地方走去。他正要赶去找她问个明白,她,蔡依晴出现了。有点霸道,花心,又矫情。虽然出国留学但修养和思甜比起来差了点。见到他就是一个拥抱,让他招架不住,只能勉强微笑,他对这个女孩无可奈何。要不是当初养母喜欢她,加上她一直纠缠自己。就不会让她做女朋友。自己喜欢的还是林思甜那样文静,可爱,单纯的女孩子。可为什么这么多年没找到她。好不容易有了线索,又被蔡依晴搞砸。”“喂,小洲洲你在想什么那么入神?快变石头了。他回过神拍了拍她,又想多了。在想事情拉,走了,我们进去帮你烧好吃的。”“依晴,这次回来住多久?你工作不忙吗?这么急回来。”“过来看你,你不想见我吗?”“嗯,没有想,去年不是刚见过吗,有什么可想的。”“哼,就知道,你是想孤儿院里的小妹妹吧?这么想她怎么不去找她?”瞧,你又来了,谁不想找啊,只是找不到她的人,刚刚有了线索,你一来,又没了。”“不跟你扯淡了,这次回来主要目的是跟你和平分手,因为我找到意中人了,但不代表不联系哦。还把你当朋友。你的寻人的任务交给我吧,我托朋友帮你找,我认识的人比你多些。”“谢谢你了,依晴,其实你还是满仗义的吗!“那还用说,朋友有难还是要帮的。其实我这次回来也有另一个目的,我的现任男朋友在中国,所以我要去找他。”“哦,这样啊!不过还是谢谢你!”“谢什么,分手了还可以作朋友啊!倒是我当初纠缠你那么久,以为你是我喜欢并爱着的人,结果发现自己和你不合适,所以干脆放弃了。”“呵呵,还不晚,你还有救。”“啊!我有那么差吗?拜托!好吧,那我就做一回好人,帮你到你一直寻找的那个女孩,当作弥补吧!
        思甜这段时间一直忙于工作,都没停过,为了生活一直在奋斗着。她心里的答案已经解开了,原来和自己作那么久的朋友酒窝男也许就是她小时候在孤儿院一起长大的健洲哥哥,其实心里已经很爱他了,但又觉得说不出口。这是她的自卑心在搞鬼,可是心里却很想爱他,接着她就感觉全身不舒服,像没有力气一样,然后鼻血也跟着流了出来。想要止住却等了好久才止住。然后去了医院做了检查,医生让她做了详细检查,过了几天她回医院拿报告时,医生很慎重的告诉她情况很不好,“林小姐你得的是白血病,需要入院治疗。如果再拖下去,可能危及生命。她拿着化验单就跑了出去。然后像丢了魂一样在路上漫无目地走回去。这时正巧开来一辆车快要撞到她了。原来是蔡依晴的车,她马上刹车,看到前面有个女孩面无表情地拿着东西走过去。本想吼她的,还是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看她样子很面熟,像健洲照片里那个女孩,难道她就是林思甜?她为何跑去医院?走路也不看路,像丢了魂一样。不想了,还是回去告诉小洲洲吧!然后倒车开走了。
      “小洲洲,今天我好像在医院附近看到你要找的女孩了,”“在哪里?”手机那头的王建洲很急切的问道,“医院附近啦,看到她好像心情很糟糕的样子,手里还拿着什么东西。面无表情地走过,路也不看害我差点撞到她。”然后把拍的照片给他看。“怎么可能?是她叫sunny,我都很久没看到她了,上次见她还是几个月前。我和她谈到幸运星之后她就没出现过。”“幸运星?是什么?就是当初我亲生母亲留给我的项链,然后我把它离别的礼物送给她了。然后时隔很多年后的今天它又出现,而且出现在sunny的身上。”她是个迷,真实身份是什么也没告诉自己。只了解她小时候也是孤儿。王建洲思索着,对方还在不停地问:“喂,有没有听到我讲话,王建洲。”他缓过神,“哦,听到了,我先挂了,之后再联系你,现在店里很忙,他放下手机去干活了。
        由于思甜不肯住院治疗,已经晚期了。她身体开始越来越虚弱,她也没那么多钱去治疗,所以放弃了。老板看她一直很辛苦的工作,带病也在工作中,于是就给她长假让她回去养病。回家准备度过最后的日子。但是她不甘心,就这么浪费了最后的时间有些亏。于是她想去曾经去过的地方,还有那家餐厅,健洲哥哥工作的地方,但走到那里又止步了,不,不能进。不能打扰他的生活。我一个快要生命完结的人不配再和他相认了,也不能给他幸福。虽然很想爱他,自己却没有这个能力了。于是转过身慢慢地离开,眼眶的泪已沾湿了脸颊你。后来她又回到了孤儿院看望院长,也许是这是最后一次了。她和院长谈了很多,院长告诉她健洲回来了说要找到思甜。然后兑现他的承诺。“过了那么久,他还记得你,可知你对他有多重要,那时孤儿院里很多人都觉得你们是一对,”“晚了,太晚了,当我发现时是他,喜欢他,爱上他的时候自己的生命却要完结了。”不知不觉眼泪又流下来了。靠在院长的肩膀,从小一直把他当父亲。院长对自己和健洲哥哥格外的好。大概是缘分!“哎,可怜的孩子,那么善良,单纯,老天对你太不公平了,希望下辈子可以找个好的父母来疼你,或者让他来爱你。”思甜摇了摇头轻声地说:“还是算了吧!我根本不奢望他会爱我,而且我这种情况,怎么配的上他?看到他幸福就好了。爱他,不一定要得到,看到他快乐幸福就好了。”“好吧,那以后如何打算呢?"“一个人去没人认得的地方,过完最后的几天,也许去海边吧,那是我曾经向往的地方,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好了,院长我不打扰您的工作了,我该走了。保重,可这一别便是永远了。”“嗯,院长此时此刻也开始哽咽了,自己要当心,有机会还是去看看他吧,不要留遗憾在生命里。保重孩子!一路顺风。
         又过了一个月,此时已是秋天,黄色的叶子落了一地。王建洲托依晴寻找sunny的情况有消息了,依晴依旧跑到餐厅看他时把查到的消息都告诉他。“原来sunny就在你说的那个孤儿院里长大的。身世很可怜,但是一直有个男孩子对她很好。”“这个不用说了,
那个男孩就是我。问题是思甜在哪里?有确切地方吗?”“sunny就是林思甜,她前段时间去过孤儿院看过院长,听那里的院长说她她生病了,严重。”“什么病”“白血病统称血癌。医生劝她很多次让她治疗,她都放弃了慢慢就变晚期了。“我真糊涂,她当时就在我面前,我既然不知道是她一直在我身边。”一边自责,一边流着泪,“她怎么那么傻,有什么苦都自己吞,生那么大的病还要自己受吗?不行,我要去找她,你的车借我下。“可你知道她在哪里吗?”“知道,没有人比我更了解她了。"于是开了车就闪了,一路开到海边,她儿时的梦想就是在海边生活,一边看海,一边看日出。她走下车跑到沙滩上四处寻找思甜的影子.
       不远处看到有个女孩坐在沙滩上,身上穿着灰色毛衣,下面牛仔裤,头上戴着白色的帽子,脸色苍白。没有一点血色,眼睛里充满着绝望 ,面无表情望着大海。他悄悄地坐在思甜旁边陪着她,她已经感觉到她的健洲哥哥就在她旁边。“你终于还是发现我在这里,对不起我失约了。”“小傻瓜,我说过长大后我们一定会相遇的,即便见不到,我也会想办法找到你。因为我那时作了决定要守护你一辈子。”“可是我已经不配去爱你了,我的生命即将完结,没有办法陪你到世界的终结了。”“又在说傻话没有谁配不配,你的生命哪怕再短暂,我也要守护你。若我找不到你,你就打算不再见我了吗?”“是的,我不想打扰你未来的生活,更不想成为你的包袱。”“思甜,你不会是我的包袱,在我心里你一直是我的专属天使。之前都怪我太糊涂了,你一直都在我身边,可我都没认出来。”“健洲哥哥,不要自责了,若是有来世或者下辈子的话,我再和你再续前缘,你到时不要改名字哦。她微笑着,呼吸越来越微弱了。只能小声地说话或者沉默。健洲把她揽入自己怀里亲吻着她的额头。“一定会的,下辈子我们都要在一起。”刚说完,思甜的眼睛合上了,手也慢慢地失去了温度。停止了呼吸,眼角却还有泪。健洲瞬间眼眶红了,然后抱着思甜大声地哭了。之后他把思甜埋葬在离海边不远的地方。
天空下起雨了
他撑的伞
在你身边陪着
可是我不快乐
因为看见
他脸上的笑
是很勉强的
我很想爱他
但是眼睛在说谎
隐瞒比较容易吧
免得感情变得复杂
我很想爱他
但是理智在吵架
退出可能解围吗
谁能给我一个好的回答

思言 2015-01-07 19:54
太长了。。。分几段上传比较好

☆冰雪寒月☆ 2015-01-15 11:11
好吧!


查看完整版本: [-- 我很想爱他 --] [--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