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老家伙 --]

新金山论坛 -> 原创文学 -> 老家伙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顾雨韵 2014-06-20 13:31

老家伙

      沪郊的这个小镇,住过我十八岁以前的光阴。最初的悲苦和最终的决绝都是上天注定,之后的渺茫也是预料之中,重聚更像是戏里的剧情。
     站在曾经熟悉的路口,墙舍依旧井然深邃,板桥和田川仍是执拗地各自妩媚着微微心软的是,别后经年的回程,是老家伙他已是肺癌晚期的无力回天!
     躺在医院病床上的老家伙脸色萎黄,沉郁的目光更像是一个劫他一定觉得苍天离他越来越远,大地离他越来越近,像一只再也飞不起来的秃鹰。
     都七年多不见了,他仍是那副死撑的臭脾气。“其实你不用来看我,反正我也已经把你忘记得差不多了,儿子对我挺好。”老家伙背对着我淡淡自喃。
    “我是路过这儿顺便来瞧你一眼,反正我也觉得你无有可无;我能神经正常地渡过我的童年及少年时代,真要感谢你当年对我常态性的拳脚相向!”我双眼看着墙壁说。
    “你今天是来算账的吗?!那算吧;我承认自己当年偏心儿子溺爱儿子是过份了点,我更承认在女儿你尚且年幼便送去他处寄养是很不妥。”
    “行了,得啦,都过去了,打住吧你。我说老家伙,你想吃什么用什么说说看(我从小至今都称父亲为老家伙,他也默认了这个称谓),我想我应该肯为你出点力的。

    “给我拍张照片,要放到32寸大,到时派用场。老家伙回避我的目光道。
    “你以为以后有人会惦念你的尊容啊?!不过单反我随身带着,那拍呗。”
     老家伙的表情各种难看,折腾了很久,最后总算抓拍到了一个笑容灿烂的瞬间。
    “再给你拍段影像吧,万一有人日后想看你呢。”
“人未走茶已凉了,不拍、不拍。”
其实在我刚进门时已悄悄给他拍了一段录像。
    “你儿子在医院门口就凶神恶煞地斜视我,刚才还在病房过道上偷听我和你谈话,我不会如他那样来争你的遗产的。”闻言老家伙长叹了一声,伏在房门外偷听的他的儿子(即我的弟弟)总该彻底放下戒心了吧。
     我想时间会过滤掉人与人之间的渣滓,解决信与不信的疑惑我可以从容地去死,但凉薄的亲情让我无法好好地去爱,这个家带给我桩桩件件心灵重创是永生难忘的,此刻的悲凉直撼我心,我怔怔地看着老家伙点滴瓶中的液体,象血液那样触目惊心。
     其实,人生不过是一场梦而已。
这些日子以来,我四处为老家伙寻觅治疔偏方,他身后事所需的一应用品也给他采购完毕,存在云盘中他的录像及照片我时常一遍遍地抚看,我的双眼总是模糊,泪水一直无法擦干,我发现自己早已恨意全无,唯余心疼!病榻前老家伙那个此去余生的凄凉挥手,席卷记忆,击打着我的灵魂昏昧半世里,无从拾起、无从修补的亲情令我在无人的暗夜里泪如雨倾。
撑不了多久,我想我会面对着中途离场的老家伙的遗像,耳畔是其他家庭成员为争遗产而喧哗一片的身影,一股深深的哀意弥漫开来,泪水一滴滴地自我眼中滑落——刚刚那滴用来让你好好地睡这一滴用来看我能不能永远不想你;最后这滴用来替我告诉你:我还爱你!

赤松里 2014-06-25 21:04
我还爱你! 好戏往往在最后

常人 2014-08-26 18:29
口是心非,口是心非~这么多年,恨不再,只是还是习惯地挂在嘴边,而心里,只有爱了。


查看完整版本: [-- 老家伙 --] [--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