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4568阅读
  • 1回复

有关钱家圩的传说 [复制链接]

楼层直达
 

发帖
33169
威望
3068
好评度
1051
来自
保密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楼主   ┊  资料  ┊   主题  ┊   发消息  ┊   发表于: 2009-11-10 21:10:34
一、钱家圩来历
 
钱圩镇原名钱家圩,说来还有一个典故。

明朝时期,钱家圩还没有形成集镇。传说从奉贤胡家桥来了一位姓钱名溠亭的人到此落户。这钱溠亭磨豆腐出身,豆腐做得又香又嫩煮不烂,食者交口称绝。生意渐渐兴隆,发家致富。

钱溠亭很有远见,有钱省吃俭用,不置地造屋,全力供子女读书。子女们也不负重望,精心苦读,相当出息,以致代代有人做官。仅据县志记载,为官的有十余人。另外还有一批学术之人才。据90版《金山县志》记载的统计,钱家圩属能独立著述、校编的就有19人之多。咸丰五年(1855年),钱氏传人钱熙泰编成《金山县志稿》。钱氏家族最兴旺时,拥有良田36000亩,房屋3000余间,宅内建有戏园(戏园、戏台解放后被人民政府利用,作为开大会、文娱演出之用,后在文革中被拆除),人丁兴旺,家财万贯。钱氏传人还乐施善事。乾隆二十年(1755年),岁饥,传人钱溥义首倡施粥,并赈大米千余石。次年发生瘟疫,又施棺千余。并置田千亩,以赡养亲属及贫困百姓。传人钱熙祚,曾任通判,分掌粮运及农田水利事务。道光十五年(1835年),有人议采秦山、查山之石修筑海塘,他认为两山石少坟多,不足采用,自愿出资运费到吴兴采石,筑塘保山。做善事出手最大的要数钱五老爷(推算为钱培杰),在宣统元年(1909年)筑沪甬铁路时,他自愿投资修筑松江至枫泾段。钱五老爷的母亲出殡,他扶柩回钱家圩,前面的船已出米市渡,后面的船还在松江市河里,声势浩大,史无前例。

“圩”字解释:两水交叉点。钱家圩属水网地带,“圩头”多,以“圩”字命名的村落有十多个,“圩”字与金山方言“余”谐音。钱氏发迹后,众人趋之若鹜,开店设摊,几度经营,钱圩集镇慢慢形成。钱家能“余”,百姓为图吉利,“钱家圩”便叫开了。
据说在民国十六年光景,上司决定在钱家圩设乡,就称钱圩乡了。1958年9月大办人民公社,改为钱圩人民公社,1984年3月撤社建乡,又被称为钱圩乡。1993年9月30日,钱圩撤乡建镇,2001年3月8日,钱圩镇与金山卫镇撤二建一,撤销钱圩镇成立新的金山卫镇,钱圩镇区属金山卫镇钱圩社区。虽然钱圩乡、钱圩镇已不复存在,但“钱家圩”这个名字还会世代相传。
附记:从钱氏家谱记载至今,金山县政协文史资料员钱荣国先生为钱氏第九代传人。
 
张更生、陆兴安供稿
 
 
 
二、清代钱氏家刻书坊
 
钱氏家刻书坊的文化活动,时间从光绪向上可追溯到乾隆年间的近一个世纪。(载姚光编《金山艺文志》)90年版金山县志记载着这个家族参与校勘刻印的有五代十九人,其中“树”字辈4人(钱树立、树本、树棠、树芝);“熙”字辈7人(钱熙祚、熙泰、熙辅、熙载、熙彦、熙舆、熙哲);“培”字辈5人(钱培名、培让、培益、培荪、培杰);“铭”字辈2人(钱铭烈、钱铭圭);“国”字辈1人(钱国宝)。主要刊印有《守山阁丛书》120种656卷;《珠尘别录》28种;《指海丛书》20集141种404卷;《艺海珠尘壬癸二集》42种;《小万卷楼丛书》17种等。(所谓“珠尘”是指钱熙祚编辑《守山阁丛书》时发现还有许多重要著作未被收入,为免这些孤本“宝珠蒙尘”而失传,特别编“别录”,使以“重光”。“守山阁”,秦望山西侧的楼阁,即钱氏宅第之别号。)

据记载,钱氏家族校刊历代各类名著达1000余卷(载新编《金山县志》),内容分为子、史、经、集四类,即现代图书分类法的医药、数学、哲学、佛学、天文、地理、历史、文学等。所刻书籍注重收集精品孤本。从先秦诸子学说到当代精要,可谓包罗万象。

钱氏勘印书籍的积极意义:
1、搜集抢救了一批历代孤本名著免遭湮灭。如《守山阁丛书》整理辑录于半部《墨海金壶》,有些内容是皇家四库全书中也没有登载的(《支那华严经声仪》记载此内容),故说是重要的拾遗补缺。

2、勘误、注释、批注了一些名篇,免使谬种流传。如原《墨海金壶》“多有疏漏之处”(姚光《金山艺文志》),经钱氏辑录时注明来源出处,转承捭阖、来龙去脉交代清楚,对后人追溯历史、考证研究等有着重要意义。

3、在封建社会里,善本、珍本名著大都被皇室、达官和少数文人居有,一般人难以借阅。因此钱氏数代人立志校勘刊刻历代名人著作,起到传播文化的作用。同时,围绕校勘刻印,文人间书信札记,吟诗唱和及著述交流、繁荣了民族文化。如名士戴煦、董裕诚、学者李善兰、项名达都是名重一时的同代好友。

4、钱氏所刻之书或留作家藏或用作学馆授学或馈赠亲朋或为好友义刻(如为顾尚之刻书留传),从事的是非赢利性文化传播。

5、造就了一批学术人才。仅据90版《金山县志》记载中的统计,钱氏家族能独立著述、校编的就有5代19人之多。顾尚之青少年时常在钱家博览群书,中年时帮助钱氏校勘《守山阁丛书》达十年之久,这些文化经历,对他中晚年研究著述大量自然科学文献有着重要作用。坐馆钱氏30多年的南汇才子张文虎,晚年被曾国藩聘去做幕僚,受命校刊《王船山遗书》,可见钱氏刊书活动的影响(摘自新编《南汇县志》)。

钱氏校刊书籍的意义历代多有肯定。清代大学士阮元,内阁中书、户部主事胡绍翚分别对《守山阁丛书》各写序言作褒扬。及至清末, 大学士张之洞看《守山阁丛书》后
 
赞曰:“其书五百年中,必不泯灭也”(引自《金山艺文志》)。民国版《中国名人大辞典》载入钱氏刊书代表人物钱熙祚、钱熙辅两人。前几年,上海出版局为编著《中国出版史》专程来金调查,教授、专家誉:“钱氏一族在中国出版史上占有重要地位。”(引自上海社科院95版《上海百家姓》)。民间也曾有钱氏“天下刻书第一家”之传说。据此我们可以基本确定钱氏一族在历史上刻印书籍活动的真实性,并以此推断其刻书的具体地址为现钱圩镇。

其理由和线索是:1、考证上海姓氏起源,钱圩钱姓是古吴越王后裔(宋南唐末五代十国之一)是钱鏐为加强统治分派33个子嗣驻守各地中的一支。他们靠封地及开发金山古柘湖区淤地,使后裔承袭大批土地。因此其后代刻印书籍,第一是祖上渊源;第二是经济不竭有保障。

2、钱氏在各朝历有做官人物,清朝中期尤多。仅据县志摘登就有10多人。因此,他们有搜集散处各地书籍之能力,也有判断书籍之价值及校勘的治学基础。如《守山阁丛书》原自《墨海金壶》残版,《墨海金壶》采自《永乐大典》,仅此可见钱氏的眼力。(《永乐大典》刚编完,原著即失传于世,是中国文代史上的一个大谜。其抄本大陆仅存百多册,台湾也只有千多册,远不及全部万册的十之一二,从这个侧面也证明《守山阁丛书》的珍贵)。

3、查阅县志统计(可能只是钱氏全部著刻的部分记载)钱氏著作9篇,校刊40篇(或部或丛书)计1000多卷,除其中6篇著作散载在其他集成中外,全部有刻本存世,而观同代人的刊印本不及20%,这证明,钱氏有“家刻书坊”这个便利“基地”。

4、钱树立校勘的一篇篇名冠以《保素堂校》而不以某某以篇名,证明“保素堂”即为刻书之地点。保素堂是钱氏在钱圩镇上的六堂十三房中的六堂之一。钱熙泰著《十三间校书图》和钱树立的刊名方法同理。十三间即十三房。特别是书中详细记载校勘《守山阁丛书》的十年艰辛及同族、叔侄和朋友参与的事实。访问本镇上了年岁的老人说,钱家保素堂在五埭头(现镇东粮管所仓库);敦素堂俗称敦素里(现镇中供销社化肥仓库;河边还有原石驳岸残迹);另有镇西“横圈里”(老木业社)、镇南现医院、镇北现机关所在地等。诸多的宅第对于校书、藏书、刻书及存放原刻板不会有难事。

5、钱家圩地处古柘湖西北岸的水网地带。清以前偏僻、闭塞、陆路交通尤为不便,出行主要靠舟船,若钱氏每编一书皆外出付梓费时不省力,似不大可能。另据姚光编《金山艺文志》载:咸丰十年,太平天国转战钱家圩二年间,“兵丁用书裹物,焚版代薪,天雨泥泞取书版铺路,延亘数里”。这个记载反证书版存放地即刻书原地址无疑。

6、同钱氏家族历史上曾疏浚水系、筑海塘保秦山、赈粮救荒、造桥兴学等善事一样,传播文化在他们也当作善举,非一时之兴。

7、上海市原商检局副局长钱模毅(钱氏后裔“模”字辈)家曾有“家刻藏书《守山阁丛书》多部,文革中,被商检局红卫兵抄家搜去,后屡讨,有关方面承认但无书归还”,这也是一个线索证明。
 
8、清末,钱培荪(钱氏后裔)整理太平天国战乱后劫剩的书稿,编存《金山钱氏家刻书目》一书,是钱家所刻书籍的汇总备忘。所谓“家刻”不但证明是钱氏出资刻印的,而且还是在“家”里刻的,这个家无疑就是钱圩镇。

从以上八点分析,我们基本肯定钱圩镇是钱氏全部刻书活动的主要地点。

俗话说古书画千金难求。钱氏搜书刻书这个浩繁“工程”,带来巨大的财务负担,至清末,家境日趋式微。特别是太平天国战事,集钱氏几代人心血为之搜求的家藏珍籍和校勘编纂的大量原稿、原刻木板遭到毁损,极大的打击了他们的精神,刻书事业竟从此一蹶不振。据查,顾尚之逝世后,钱培名为使其学术不致埋没,整理刻印了《武陵山人杂著》等第一批钱氏家刻的绝版,从此没有刻本问世,惜乎钱氏近百年的文化传播就此中断无继。从日本侵华起,钱氏后裔陆续外迁避难,驻留看守祖业的一支,经解放后的历次运动也断了唯一可寻的直接线索。因此,60年代第一次普查文物就谈不上作遗迹加以保护。旧址现拆的拆,改的改,面目全非,所幸编志露端倪,更有上海方先生一再关心起钩沉。

历史逝去不再返,任凭后人道短长。钱家圩钱氏家族的辑刻和顾尚之的创新著说,这是同一文化意义上的两个不同方面,前者注重继承,后者着重发扬。我们认为,这种保存和弘扬民族文化传统的精神是值得今人予以纪念的。
                            
                                             薛建中  张更生
 
三、李家廊下的传说
 
“历史古迹今犹在,明辨是非查无据”,这就是李家廊下的写照。李家廊下,今金山卫镇塔港村十七组。

传说,李氏官至吏部尚书。李宅西原有一条自然河,李氏当官后,为保护宅第,在东、南、北又各挖河一条,形成宅第四面环河。宅基地呈梯形,南小北大,面积在60000平方米左右。宅中有官滩渡一个,一块大黄石,凿成七个台阶,长258厘米,宽68厘米,至今完好无损。

“尚书府”旗杆西副,现保存旗杆石柱二副,一副在原址,另一副已被生产队仓库作滩渡用,别二副在六十年代造仓库时被埋入地基。旗杆石柱长188厘米,宽38厘米,上面各有两个圆形小孔,旗杆升起后用插销固定,保证旗杆不倒。传说凡途经者,不论官职大小,文官下轿,武官下马,步行而过。其权势之显赫,可见一斑。李家发迹后,自封“李家廊下”。

据《金山县地名志》记载,明崇祯九年(1636年),李蒸出生之地,习称李家廊下。笔者认为,这种说法与民间传说有悖。据传,李家在兴旺时期,宅西造庙一座,香火终年不断。庙场极为宽广,只因庙基对准北面的富户姚家,姚家极为不满。为出这口恶气,
 
决意破掉李家风水,以做好事为名,在李家西造牛桥一座,迫使李家船舶进港时不得不落蓬而过。此后,不知姚家用了什么计策,李家果然衰败:李氏被革职,满门抄斩,房屋被封后毁于火灾。李氏后人挖井,一米以下挖出的木炭为证。李、姚两家反目成仇,恨到了极点。历史上有“李家败后姚家兴旺”之说,还有“姚李永远不结亲”之说。

据《金山县地名志》记载,万历年间,礼部尚书姚景烨居宅称“姚家廊下”,此为“廊下”地名的由来。但李氏明明兴旺在前,有人认为“廊下”由李家廊下而得名。但史书上无记载,成为历史疑案。而且李家廊下的名气远远比姚家廊下大,还有古迹作证,若李氏官不至吏部尚书,当拥有一石七台阶的石滩渡耶?!

历史逝去不再返,任凭后人道短长。
 
                                            陆兴安、干惠权供稿
助人为快乐之本。
发帖
120
威望
95
好评度
11
来自
只看该作者 沙发   ┊  资料  ┊   主题  ┊   发消息  ┊   发表于: 2011-07-06 21:53:51